格里芬:我只是一个球员

格里芬:我只是一个球员

格里芬:我只是一个球员

近日,Blake Griffin遭遇了一些挫折,而这位球员始终是无数人心中的英雄。早在2014年10月17日,Blake Griffin便在The Players Tribune发布了《The Boss》一文,文中讲述了他对快船队前任老板Donald Sterling的一些看法,以及对于尊重的解读。

唐纳德·斯特林拉着我的手。嗯…你知道上了年纪的女人用她们的手指抓住你的手心,带你到处走的那种感觉吗?斯特林先生就是这么做的。我们在马里布参加他一年一度的白色派对,这是2009年春天快船队选中我之后,我第一次见到他。他领着我穿过房子来到阳台上,我们一起俯瞰着他的网球场。人们都被安排在那里——白色的帐篷、白色的遮阳伞、白色的桌布。那天我穿着一身白衣服,每个人都穿着白色的衣服。唐纳德穿着一身黑,站在阳台上俯瞰这一切。「这不是很美妙吗?」他淡淡地说道。

老实说,那时我希望能赶紧离开他的身边,随便找到一个队友,融入人群。我试图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开…嗯…但事情变得越来越奇怪了——两个金发的模特出现在我的两边。显然,她们是被雇来参加这次活动的。我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她们各穿着一件超级宽大的快船队T恤,并把T恤下摆绑在肚子上。我看着斯特林,他也咧着嘴冲我傻笑。我直白地看着其中一个女孩,好像在对她说:「哦,你不必这样,在这里给予我过多的关注。」她回头看了看,好像默认了这一点。于是我和两个女孩手挽着手走下楼梯,希望事情就此了结。但事情还没有结束。到了楼梯底下,唐纳德又抓住了我的手…我依旧想抽出手来…但,他坚持住了。「布莱克,这不是很棒吗?我需要把你介绍给大家。」

一些回忆

唐纳德·斯特林把我介绍给大家。他是这样做的,每一次碰到的每一群人,他都会抓住我的手说道:「各位,你们见过我们最新的明星吗?这是布莱克!他是整个NBA选秀的状元秀。他是无与伦比的!布莱克,你来自哪里?」然后我就说我来自俄克拉荷马。「俄克拉荷马!真是个好地方。来说说你对洛杉矶的看法。」我会说我觉得这里很酷。「那洛杉矶的姑娘你觉得怎么样?布莱克?」我…其实和每一群人的谈话都是一样的,认真地说,当他开始与某人进行一对一交谈时,我会试着溜走,而他会伸手抓我的手,他在做这件事的时候,甚至不会打断与那个人的眼神交流。而每当他没有什么话要说的时候,他就会转过身来,带我们走向下一组人。

「…你见过我们最新的明星吗?」谈话这样一直持续下去。有一次,一个显然参加过很多这样的聚会的人对我说:「伙计,保持微笑。相信我,这很快就会结束的。」在这一点上,很多人可能会想为什么我没有把手抽离,或者为什么我没有离开派对。首先,我是一个来自俄克拉荷马州的20岁的孩子。但即使我是25岁,我也不知道情况会有什么不同。那家伙是我的老板。问问你自己,如果你的老板对你做了同样的事情,你会有什么反应?

当我知道快船要签下我的时候,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斯特林的名字输入谷歌…而弹出的第一个热门话题是「唐纳德·斯特林是个种族主义者。」之前我读过一篇文章,说他不想让少数族裔住在他的公寓楼里。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哇,这家伙真是个种族主义者…那他怎么会是NBA球队的老板呢?我的第二个想法是,哇,这些文章来自2003年和2008年。我想每个人都已经知道这些了,只是不在乎罢了。

我只是一名球员

作为球员,我们应该只关心篮球,我要关心的就是在球场上的种种。说实话,我从没想过要提起斯特林的过去。当然,我不应该去关心这些。想象一下我在新闻发布会上的样子——「嘿,伙计们,在我们谈论今天的比赛之前,你们有没有看过关于我老板的调查报告?」在那次白色聚会后,我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斯特林。事实是,他几乎不与球员互动,当他这样做的时候,他只会对你表达他的看法。

在我的新秀赛季,我们打了一场主场比赛,斯特林和他的随行人员坐在第一排。对方球队有人技术犯规,所以拜伦·戴维斯走到罚球线上罚球。在那一刻,竞技场一片死寂,斯特林站了起来,开始发起疯来。有两种声音环绕在体育馆——一个是正常的声音,另一个是他发起疯时的声音。如果你们有幸没有听过这段臭名昭著的录音,那真是太好了。因为他听起来有点像沃尔特·马索和迈克尔·杰克逊的结合体。

当拜伦准备罚球的时候,斯特林开始挥舞着手臂,即便他并没有对任何人大喊,但他仍然在咆哮——为什么让他罚球?他讨厌透了!他是史上最烂的罚球手!拜伦那个赛季的投篮命中率高达87%,他是目前为止我们最好的罚球手。我站在半场边,紧挨着斯特林的座位,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这一切,努力不笑出声来。我有点恍惚,简直不敢相信现在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拜伦没有任何反应。他走向罚球线,在斯特林继续他的咆哮时罚球命中。比赛结束后,我们在更衣室并没讨论过这件事。每个人都习惯了。这既有趣又悲伤。那家伙简直是疯了。

下一个篇章

万幸,这一事件并没有成为媒体们的焦点。它甚至没有上当地的报纸。如果你想知道一个著名的种族主义者如何能拥有一支NBA球队而不被任何人攻击,首先问问你自己,一个NBA球队的老板如何能在成千上万的人和几百个摄像头前对着自己球队最好的球员大喊大叫,而没有人关心。在当时的媒体眼中,我们是一个笑话。他们只是想嘲笑我们。后来的故事,你知道了,那段录音我不想再提。在录音曝光后的接下来的48小时里,当我们准备结束与勇士激烈的季后赛系列赛时,我的手机没有停止震动。每个人对我们该做什么、说什么都有自己的看法。当我打开电视,媒体人说我们应该抵制比赛。现在,这听起来很好,当你是一个在电视演播室说话的头,但当你试图锁定在你职业生涯中最大的季后赛系列,这并不容易。我经常收到这样的短信,「伙计,你们怎么能在这之后去为斯特林效力呢?」最后,我干脆关掉了手机。

我的感觉是,无论对错,我们都应该把一切关在门外,为我们的球迷、我们的家人和彼此而战。人们以为我们是在为唐纳德·斯特林效力,这很可笑。好像这件事情曝光之前,我们每场比赛前都把手伸在一起,一起喊道——好了,伙计们,我们出去为唐纳德赢一场吧!

史蒂夫·鲍尔默在接手快船队后的第一次粉丝大会上非常激动。他跳来跳去,和粉丝们击掌。所有的球员都认为这太棒了。就我个人而言,我喜欢那种疯狂。鲍尔默想要不惜一切代价赢得胜利。唐纳德·斯特林不在乎我们赢不赢——因为在乎这是否意味着他得花钱。不仅仅是在球员身上花钱。多年来,我们的训练人员一直想买那种复杂的电脑软件,让他们可以扫描我们的身体,并在整个赛季中跟踪我们的进展。斯特林不会同意的。

不错的结局

2014年夏天,当我第一次走进训练馆时,整个氛围都不一样了。人们都在微笑——从安保人员到比赛运营人员,再到办公室工作人员,每个人似乎都很开心。这是他们第一次签订了永久合同。在斯特林的领导下,所有的员工都签了临时合同。现在,从上到下,每个人都很感激这份永久的保障。当我走进教练的房间时,工作人员都快疯了。他们给我看了新的身体扫描软件。鲍尔默第一天就同意了。

对我来说有点讽刺的是,媒体多年来对斯特林视而不见,却试图制造鲍尔默的一些新闻。史蒂夫是个好人,他就像一个给你糖果的酷爸爸。而唐纳德就像一个古怪的叔叔。前几天有人问我,他卖掉球队赚了20亿美元,我是不是很生气。也许有一点。但最后,我很高兴他走了。

我想起他在马里布的纯白派对上拉着我,一句谚语浮现在我的脑海:「有些人太穷了,他们有的只是钱。」

本文图片来源于:

@The Players Tribune

终于,我卖掉了收藏多年的老鞋

PG4 为什么要颠覆「PG」系列的固定搭配

篮球鞋真的不适合「压马路」吗?